宣传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宣传册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对外投资体制求变

发布时间:2020-03-26 12:24:02 阅读: 来源:宣传册厂家

中国投资流出时代将近,政府舆论导向,融资支持,中国民企的外商直接投资(FDI)时代即将到来。“《金融时报》则将这一转变的原因归结为,中国企业不仅正在发达经济体大举收购资产,而且还在将生产转移至柬埔寨、缅甸和非洲等地,以利用这些地区较低的成本和优惠贸易协定。”

几乎没有什么悬念,就在这一两年内,中国将进入投资流出时代。

6月24日,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发布的2014年《世界投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预测:“中国对外投资已经进入了高速增长阶段,对外投资将很可能在今年超过吸引外资,成为净对外投资国。”

从投资净流入时代演进到投资净流出时代,将对我国带来哪些影响?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对于对外投资体制机制的改革创新又提出了哪些要求?

对外FDI一路向上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发布的这份《报告》显示,2013年,中国全年吸引外资达1239亿美元,较上年增长2.3%,居全球第二位,与位居全球第一的美国的距离进一步缩小。同时,中国对外投资达1010亿美元,较上年增长15%,仅居美、日之后,为全球第三大对外投资国。截至2013年底,中国对外投资存量达6136亿美元,全球排名从2011年的第17位上升至2013年的第11位。

联合国贸发会议投资和企业司司长詹晓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2013年中国吸纳外国直接投资和对外投资实现双增长,未来两年中国对外投资将可能超过吸引外资,成为净对外投资国。”

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肖鹞飞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对外投资将很可能在今年超过吸引外资。原来FDI主要是流出到新兴市场国家,现在发达国家、新兴市场国家以及比较落后的国家都有中国资本流入。”

“由于国家政策鼓励,对外的FDI(外商直接投资)增长快于对内的FDI,对外FDI持续地上涨是一个趋势。”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表示。

徐高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对于中国是否将成为净对外投资国也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对记者分析道:“其实把其他的算上,比如说购买美国国债我们早就是大量对外投资的国家了,只不过主要是通过金融的方式来做投资。”

同时,徐高对于对外FDI快速增长的原因也做了分析。他指出:一是寻求资源的动力。国民经济快速发展导致我们面临自然环境的约束,不光是环保压力还有来自于能源、原材料的束缚,导致对于国际原材料的依赖越来越强;二是政策的导向。政府对企业走出去的支持态度非常明确,也出台了很多优惠的措施,包括国家领导人出访都在寻找对外投资机会。

《金融时报》则将这一转变的原因归结为,中国企业不仅正在发达经济体大举收购资产,而且还在将生产转移至柬埔寨、缅甸和非洲等地,以利用这些地区较低的成本和优惠贸易协定。

祸兮?福兮?

如此看来,中国即将迈进投资净流出时代已无悬念。那么,从投资净流入时代演进到投资净流出时代,将对我国带来哪些影响?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对此,徐高认为,FDI增长对中国经济发挥了很多积极的作用,一方面获取了很多资源;另一方面通过FDI的方式把我们的生产能力输出出去。

同时,他也指出,这是中国内部经济结构在外部的一个反映,国内有过剩的储蓄,有把过剩储蓄借给别国的需求。之前通过购买美国国债,现在通过直接投资,实际上都是把储蓄借给外国人的一种方法。

“我觉得FDI增加比购买美国国债更好,单纯从投资回报率来说,FDI的投资回报率会比买美国国债高很多。不仅如此,对外FDI大幅增加也有利于提升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以及国际地位。”徐高补充道。

肖鹞飞指出,过剩的储蓄也意味着我国内需的不足,而内需不足又主要是经济结构的问题,对外投资恰恰可以使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升级。过去中国主要是制造业供给大国,国内对制造业的需求已经到了顶峰,所以制造业产出这部分是过剩的,对外FDI的增加正是主要分布在制造业。国内的制造类投资减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平衡二三产业的布局比例,从而使得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得以升级。

《报告》指出,现在,中国已经成为名符其实的对外投资大国。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经济发展主要依靠出口推动和吸引外资的局面将发生重大转变。对外投资将成为中国产业升级和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

虽然不可否认,对外FDI迅速增长会给中国带来不小的积极影响,但对于《报告》给出的这个结论,专家们却也并非完全认同。

肖鹞飞指出,很难严格地说谁是谁的动力。他认为,对外投资是产业升级的重要手段,是相互作用的关系,产业升级刺激对外投资,对外投资也可以让产业升级更快地实现。

在对外投资与经济增长的关系上,肖鹞飞表示,对外投资不一定会刺激经济增长,反而会放慢国内的增长速度,因为要从原来制造业等第二产业的发展转移到第三产业,但第三产业的发展速度相对来说更慢一点,从总的速度来说不一定会加快。“资金如果投到国内会带来国内GDP的增长,而现在投到了国外会增加国外GDP的增长,所以理论上会降低经济增长速度。但是要调整国内不合理的经济结构,又必须要走出去。就像当年吸引外资调整国内产业结构一样,现在对境外投资也是调整产业结构的一种方式。这是客观的发展规律。”肖鹞飞强调。

徐高也同样指出,对外投资不一定会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对外投资的产出并不计入到GDP中,最多计入GNP中。而他认为,衡量一个国家的实力应是GDP。

至于对于经济结构调整的影响,徐高与肖鹞飞以及《报告》给出的结论都不相同:“经济结构很难因为对外投资的增加而发生明显变化。目前我国以出口为导向和投资推动的经济增长模式有很深层次的经济结构的原因,可以预计的是,即使国内生产能力过剩的局面长期存在,还是需要靠外需或者投资来稳定增长。”

对外FDI体制需变

对外FDI一路向上,趋势已然明朗,这对于对外投资体制机制的改革创新也提出了要求。

詹晓宁表示,中国在改革外资管理体制的同时,也应推进对外投资体制的改革,制定新的对外投资战略。其核心是通过集群式、国际生产一体化的对外投资在更高层次上利用、整合国际资源,最终建立自己的全球一体化生产体系。

“现在对外投资体制也在改革,在企业走出去这块放松审批,私营企业自担盈亏等。强化投融资体制的改革、让资金顺利地走出去,让想走出去的企业能获得资金,这些对产业升级都是有利的。”肖鹞飞表示。

而徐高指出,对外FDI也面临挑战,一个很大的障碍就是其他国家对我们FDI的怀疑。比如去非洲投资,一些人就说中国是去掠夺非洲的资源,随着中国对外投资规模越来越大,逐步在国际对外投资市场占据越来越多的份额,这样的事情会越来越多。“现在走出去还是国企比较多,国企走出去容易引起其他国家的怀疑或者敌视,它会被怀疑投资背后是不是带有某种国家或者政府的目的,这个可能会让别人担忧。所以,下一步应该做好引导和扶持工作,把更多的对外投资通过民企来实现,这样可以降低外界对投资的质疑。”

徐高建议,国家也要注重舆论引导,不光在国内,在国际上也要讲清楚我们的FDI不是去搞新殖民主义,也不是去掠夺资源,而是互利共赢的发展模式。加强信息提供,要告诉民营企业哪个地方有投资的机会。同时,还要在融资方面有支持,如果民营企业找到好的投资项目,资金的支持可以优惠一点,这些方面有的改进都利于中国对外投资健康快速地发展。

中国产经新闻报 作者:齐庆华

对关节性牛皮癣要留意什么

干燥季节如何避免白癜风的扩散

下沙新城医院如何区分真假包皮过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