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宣传册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融不是物理不要相信模型是对的市场是错的读教鸟儿飞行

发布时间:2020-07-21 10:46:19 阅读: 来源:宣传册厂家

这本书是畅销书《黑天鹅》、《反脆弱》作者纳西姆·塔勒布最为推崇的作品。他认为作者帕布罗· 特里亚纳是以一种清晰的思路、可嘉的勇气和无私奉献的精神为真相服务的。

这本书揭露了模型的副作用及其带来的危害。从1987年的股市“黑色星期一”到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危机,特里亚纳用丰富的事例和强有力的论述抨击了金融市场中对量化模型的盲目追捧。“模型对,市场错”的信条无疑本末倒置,他强调,数学公式不可能归纳、预言和掌控市场的脉动。

本书对近几年来困扰模型的问题以及获得大量资金支持的定量技术所存在的问题进行了一次全面的解读。作者认为,市场不需要教授,市场需要“胖东尼”——重视实效、不受理论与教条奴役的金融业内人士。他强烈呼吁用常识性方法取代基于数学的决策模型,并且呼吁让那些有实战经验而不是仅仅拥有学术理论的人们行使金融权利。

------经济学不是物理学------

经济学家(特别是那些从事金融研究的经济学家)通常被认为患有急性“物理学嫉妒症”。当然,只要经济形势可以像物理学领域里那样被数学所驯服,只要在经济学领域中理论预测能够像在物理学领域里那样表现出惊人的精确程度,只要经济学家也能被看成科学家,那么这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然而,经济学毕竟不是物理学。理由简单而充分,规律的存在有两种可能:

一种可能是,这些规律都是上帝创造的,因此永远都是正确的(大家要做的就是找到它们,并且如果够幸运的话,能够在纸上表示出它们的结构);

另一种可能是,这些规律不是上帝创造的,而是由上帝的创造物,即谦卑的人类所制定的。

正如我们所了解的人类本性那样,在经济活动(当然包括金融市场)过程中,人类的行为是相当不确定的,不是一成不变、事先设定的,当然也不是命中注定的。人类的行为不会遵守什么规律,而是杂乱无章、不断变化的。要是说物理领域的特征是它绝对服从某种规律,那么由人类所决定的经济学领域则是毫无规律可言的。没有谁能比德曼能更好地解释这两者的区别。德曼是高盛投资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现在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他是一名顶级的“宽客”,他花费了相当长的职业生涯试图弄清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市场究竟能否被数理所驯服。德曼也是一名物理学博士,是一位受到全世界尊重的专家。他曾经给出了如此漂亮的陈述:

“并不是说物理学比金融学好,而是说金融学比物理学难。在物理学领域,我们是在和上帝比赛,而上帝是不会经常改变规律的;然而,在金融领域,我们却是在和上帝所创造的人类比赛,他们是基于自己瞬间的观点而做出某种决定的。”

也就是说,精确的模型和预测在物理学领域是有可能存在的(结果当然也是令人满意的),然而在金融领域却似乎是不可能的(而且可能是完全不可取的)。资产价格的最终水平将取决于数以百万计的个人投资者的行为,取决于他们不断的买进和卖出。有谁能够坦诚地保证自己的行为符合某一个方程式?有谁知道为什么以及什么时候人们将重新清空资产,还是积累资产?有哪一种数学模型可以捕捉这些零散的想法?

将来的收益率曲线会出现在哪个地方?这取决于债券价格,债券价格又取决于人们买入和卖出的行为。下周的股票价格会是怎样的?这同样也只取决于人们的行为。下个月美元的价格会怎样?这取决于供求关系。我们真想预测这些行为吗?这看起来确实很难,正如德曼所说的:“没有哪种数学模型能够捕捉人类复杂的心理。见证了人们盲目相信形式主义和数学的力量,我深知,倘若一个人受模型的诱惑太深,可能最终会触礁或者陷入混乱。”

物理学家可以找到真相,因为在物理学领域真相,确实存在。一旦大自然中明确的机械原理被哪个聪明的科学家所发现,它就不会改变,然而金融资产价值却永远没有一成不变的规律。因为在金融领域里,一开始就没有永恒的规则,没有神圣的必然性,没有真相。通过人类追求实用性的、不可预知的行动,金融市场每一分钟都在创造一种新的现实。

让我们引用德曼的话来进行总结:“作为一位物理学家,当你提出一种自然界中存在的模式时,你是在假设自己可以猜到上帝所创造的公式结构。这种情况也许是可能的,因为上帝是不会假装的,然而作为一名宽客,当你提出一种新的价值模式的时候,你是在假设自己能够猜测到其他人所创造的公式结构。如果够诚实的话,在做这些事情时你一定会心情沉重。你只是一名可怜的假装者,而且你很快就会知道其实根本就不存在正确的机会。当你假装成其他人的时候,你是在假装你可以理解其他的假装者,这是一项更为艰巨的任务。”

作为一位金融学建模者,你试图猜测其他人打算做什么,但是这些人最终采取的行动将取决于他们认为你打算做什么而做出的决定,因此你不得不正确地猜测其他人对你自己将来的行动的猜测。貌似有道理?仿佛引力的概念忽然就没有用了。

99条定律解释3%的行为

至少在过去的 50 年里(特别是在处于高峰期的过去 30 年里),金融经济学家和金融数学家将他们的大部分聪明才智和精力贡献给了市场理论化的过程,从而将市场变成了充满等式、统计符号和希腊字母的系统。他们开始以一种塔利班式的教条主义和坚定信念来寻求形式化和理论化的金融。上帝可能在市场中没有发言权(至少是不能直接说出来),但是我们没有理由觉得自己也是没人注意和被人忽略的。金融理论学家已经展现出了一种要去填补这种真空的不屈不挠的决心。所有人都很乐意,就像教堂里的教众对上帝所表现出的顺从一样,他们在全世界范围内执行象牙塔(包括许多非学术机构,如交易大厅、国库部门、监管部门和报纸)所炮制出来的规律和原则。

有人称我为死不悔改的无神论者,但我发现自己也非常怀疑那些备受指责的数学金融模型的有效性。我相信人类在处理股票交易、货币、债券或抵押贷款的时候其行为是如此的不可预知,甚至一个真正的先知也不能解开这些谜团(在这里我指的不是人类行为是随机的,而是不可预见、难以察觉的,因为若说市场是随机的,正如一些相当成熟的理论所描述的那样,那么也就暗示我们能够预知人类在市场中的行为)。当然,这并不是因为理论不够好或者工具本身是错误的。我只是不认为金融市场可以为量化方法所理解、综合和预测。正如没有人可以用量化方法来理解、综合和预测一群互不相关的陌生人未来的性活动(事实上,这也许比市场这个案例容易理解得多,因为在这一群人中会不断地涌现有潜在影响力的新信息;在这里,一些人的行为会影响其他人的行为;而且那些可以预测的生理用品的销售情况和个人健康水平会对结果产生一定的影响。)

和学者们所希望的一样,当德曼用公理和定理来征服市场的时候,他认定市场可以(并且将)按照理论的指示做事。我们应该明白,原子核和行星别无选择,只能沿着神指出的路径前行,然而经济行为主体则享有更多的自由,他们固执地、叛逆性地拒绝跪倒在数学权威面前。任何一位试图在孤立的大学办公室里制定出相当于市场十诫的金融经济学家,都假设现实中的金融市场(在任何时候都)会乖乖听从理论指挥,并将其付诸实践,最终将理论发展成为规律。有些人声称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的(由于那些维护理论述行性的人凭借模型的存在迫使现实社会遵守他们所制定的规则),但是从原则上说,指望金融活动的参与者们毋庸置疑地遵从理论,这听起来相当的狂妄。只要明白一点显而易见的道理,我们就能够理解这句话的含义,那就是,其实大部分的市场参与者从来都没有意识到理论的存在,更不用说去理解并且认同理论了。这正如苹果和粒子不需要等到牛顿和爱因斯坦发表他们的推测结果就可以从树上掉下来,或在空气中做无规则运动一样。

伊曼纽尔·德曼曾经写道:

在物理学的研究过程中几乎有一种源自它自身卓越品质的严谨精神……当看到那些所谓的定理、想象力和一些数学(简言之,是心智)可以预测宇宙行为的时候,我们就会情不自禁地产生这样一种神奇的感觉,但这并非真正的启示,只不过是更接近上帝罢了。

因此我们也可以理解,经济学家们同样希望达到一种相似的、接近狂喜的状态,这种相同的联系和地位,就像希望发现另一种生活的隐形遗传密码一样。

然而,金融理论学家应该谦虚地承认,他们所研究的理论无法确保发现永恒的、卓越的、不朽的真理。金融与物理相比少了一些纯粹,多了一些污浊和庸俗。上帝创造的规则不仅非常美丽而纯洁,也相当公平。在茫茫宇宙中,在游戏的过程中,所有规则都不会改变,它们是“静止的”,因此也是可靠的(例如,是可以预测的,可以被数理所驾驭的)。用统计学的术语来说,上帝所赋予的概率分布不仅是可知的,而且是相当稳定的。在市场中事情却并非如此,而是非常混乱的。人类似乎更叛逆、更不可信任、更不可靠。他们从来都不会遵守公平的游戏规则,总是没有预兆地不断改变规则,因此,市场中的概率分布不仅不稳定(过去的概率分布不能代表今天或者是明天的概率分布),而且基本是无法理解的。谁有能力令这样一个混乱的世界模式化呢?

具有传奇色彩的金融计量经济学家安德鲁·罗(AndrewLo)是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商学院的一名教授,在对冲基金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他有一句名言:在自然科学领域中,3 条规律可以解释 99% 的宇宙行为,但在金融领域,99 条规律最多只能解释 3% 的行为。安德鲁 · 洛毫不忌讳地说出了他对金融理论(至少是传统的金融理论)的能力的感受:“新古典经济学派在某些领域确实很有效果,然而在市场中,新古典经济学派却是要失败的。”

最好的仿站工具

linux教程

python 学习

相关阅读